经年

2015.08.24

2015 年暑期,英国伦敦。

过几日就要回国了。

在不得不写一个奇葩的个人总结交工时,思绪翻飞,发现太多的想法写不进客套的总结,于是写了与个人总结迥然不同的汉化绿色版。

大一时曾列过一个如今看起来略微搞笑的理想清单,其中有一条是大学四年有机会一定要出国去走走。

大一那年暑假,因当时成绩还不错的缘故,得到了去枫叶国游学的机会。于是就在大一暑假就完成了当年看似遥不可及的事情。

是故此次没有了类似小孩子买到憧憬已久玩具的欣喜,一切被看做很平淡。

于是有的是清闲时间来思考。

平时在学校,因为专业课巨难的缘故,通常是一分钟掰成两分钟用。

忙成人模狗样,终归还是在安慰自己的进取心,但扪心自问还是不值得。

一天晚上在伦敦某剧院看查理与巧克力工厂时,我作死般打开了某方教务系统查到了果不其然的成绩。

相比于大一的兢兢业业,某青早已妥协了。悲伤过程持续不到三秒。

大概是高考完的那年初夏,被叔本华大叔的为意志论深深影响,以为自己积极进取总是能解决一切困难。两年后终于证实,我似乎被上天安排到对照组了。

大二一年,一直是举重若重的节奏。明白了有些事情即使靠“跳脱的想象力配合超凡的行动力”也解决不了。

嗯嗯。那么问题来了,Where We Are And Where To Go.

或许在两种截然不同文化的冲击与交融下,在不同的世界观的背景下,在一群奇怪的 lawyer 旁,尝试比较他们的追求,找到自己的答案。

然后,

虽然如此,还是另有收获的。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别人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习以为常的态度,从而得以反观自己平常的生活,发现世界的多元文化与自己片面的二十年。

地球之大,永远有着与我截然不同的人、事、物在地球的彼端发生。见的世面广了,也就不会把自己局限在小格局里,不再愤世嫉俗,自找无趣。

来到伦敦,当时想去威斯敏斯特教堂去寻找传说中的无名墓碑,据说上面刻着“When I was young and free and my imagination had no limits, I dreamed of changing the world…..”这经典一篇文章。后来查了很多资料,还是没确定这块墓碑到底是否真实存在,也就不了了之,不得不说挺遗憾的。

然而伦敦这座充满历史感的城市,还是刻画了太多时代变迁的沧桑。

如今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让我想起了爱因斯坦,波尔,薛定谔,麦克斯韦,普朗克,洛伦兹等人生活的时代。那是一个大师云集的时代。可惜那时的世界战火纷争。

而如今我们正处于一个科技空前发展的信息时代。

是互联网让我认识到了更大的世界,让我明白了生活在小县城里的我是多么狭隘。

童年时,当别人在跋山涉水,惊心动魄时候,我估计在看第 1024 遍葫芦娃呢。

科技的进步使得我可以从容地以各种姿势从互联网上获得各种资源。

因为能获得各种资源,所以我们能有选择自己喜爱领域的权利并如饥似渴学习的权利。

爱好的自由,实现自身价值的多元化。人性的普遍认可。

这会是人类历史上真正的黄金时代。

一切无限可能。

千年之后,人类回望历史,会不会被这个时期的一代人感动呢。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毫无逻辑地写道这里,已至深夜。望窗外灯光闪闪烁烁,伦敦眼静静矗立,灯火交织之间,一切却出奇平静。

像今天做的一个 Presentation 一样,最后讲起了挚爱的 Keep Calm And Carry On.

对于一直忘词怯场瞎激动的我,这一次讲完之后很平静。像是被灌了镇定剂一般。

虔诚给了我强大的气场,以至使我有敢于面对任何质疑的底气。

同样,以前没有做到的事情,这一次旅途,我都不折不扣地执行了。

不会像以前那样为了与呆萌的人交流而表现出很中二的样子以求所谓的认同感。

当思想与文化差距太多,能意识到自己的片面从而微笑保持沉默,就是最好的尊重。

现在回首大二一年,终归没有像大一那样多愁善感。很多细碎的灵感记在手机便签上,到后来再看已索然无味。

每一天都在巨变啊。

记得上一篇这种叙事的日志还是苏州站迎新那天写在空间里的《此去》,距离如今快一年了。

不知几天后我出现在苏州站的时候,又会是怎样一个旅人的形象呢。

“今年还折去年处,不送去年离别人。”

最近这几天,在我不断闪现的记忆中,一直会有这样的片段:

我在某个不知名的雪山峰顶,顶着凌冽的寒风,望着无边无际浩瀚缥缈的大海。

虽然我从来没经历过,而且地球上好像没有这个奇怪的反地理的地方。但这个场景一直是我记忆的一部分。而且如此清晰。尤其是最近的几个晚上。

如果此生没能复制这个记忆场景,势必遗憾到无以复加吧。

马上回国了,又回到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但旅途让我沉静了许多。

对于即将到来的大三,如今已有了莫名其妙的自信。

在保持持续上进心的同时,一定恪守良知与单纯。太过进取不是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理由。

价格终归会回归价值。相信这些坚持不懈的努力都会有其统计学的宿命。

Keep Calm And Carry On.

O Ever Youthful, O Ever Weeping.

感谢知乎让我获得我所处平台不能提供的视野高度以及大量干货。

2015 08 14 伦敦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