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看了点心理学

2016.02.17

大三上学期初看完了一本心理学的经典书籍,《对伪心理学说不》第八版,作者基思·斯坦诺维奇。

看完之后只能赞叹不愧是经典。

记得在大一大二时,读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书,到如今大多没了印象,重新翻开读起来又是新书。

照这样下去,都快能得出“读书无用论“了。

直到大三我才渐渐明白了问题出在哪。这一段时间的积累与思考让我慢慢明白了我走了太多弯路。比如:

  • 人文类的书籍,如果没有小说那样有十足的代入感,那可能读起来如咀嚼白开水一样。碰到一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之后,还能有兴致读下去也是蛮困难的。

  • 自己的专业对读书(人文类)没有直接的需求。其实理工科的学生反而更需要更多的人文社科情怀以保持对学术科研的热爱。(然而我本身并不喜欢科研)

  • 书的选择太重要了,倘若一开始能有一本好书激发阅读兴趣,之后读书的兴趣能有一个正循环累加的过程。然而我是一开始就掉进了坑里。

  • 读书太浅。借来的书不好意思做笔记,买来的书不忍心做笔记,以刷微博空间的心态,能有多少印象呢。(这个问题已在我入手 surface pro 4 之后完美解决,哈)

  • 读书过于功利性。我认为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读书的功利性是有必要性的。无论是陶冶情操还是收获知识,都有着明确的目的性,况且我们的时间弥足珍贵,总不能用太多的时间做无意义的事情。我们还是希望通过读书,使我们收获到在我们所处环境中学不到的知识,以及他人的人生经验。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很容易急于求成。

  • “长久以来,人们认为获得知识的最佳途径是纯粹的思考或诉诸权威”。然而没有新鲜知识的摄入,思考通常是事倍功半。

有了相对成熟的思考,我埋在一堆书单里考量良久,最终打算读完这本《对伪心理学说不》。

热爱理性思考的我遇到这本书是极为欣喜的,因为我的观点有幸与书中的大多数观点不谋而合,而这些观点恰是我没和他人确认过,却在这本书中得到了肯定答案的观点。

比如书中有个证伪原则。举个列子,我们们爱用一些民间谚语来解释行为事件,即使之前在解释同一类型的事件时曾用与之完全矛盾的谚语。

就比如这几句话:

三思而后行 vs 该出手时就出手;

欲速则不达 vs 时不我待;

异性相吸 vs 物以类聚;

这类谚语和俗话构成了对行为的固有解释,我们爱用它们,就是因为它们难以驳倒,因为这些是不可证伪的。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可以拿一条出来解释一番。所以我们都认为自己是判断他人行为和人格的高手。毕竟天底下发生的事我们都能解释。

这个明显的思维误区,我们有时候尚能理性对待,然而我们的长辈已被这些教条迫害颇深,于是我们不得不在这充满武断与缺乏理性的环境中长大。幸运的是我们的理性思考与知识视野支撑着我们走过思维的误区。感谢教育的力量。

然而习惯的力量是巨大的。即使我们大多数人在理性的思考过程中能自我纠正,但往往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因为自己的思维惯性做出错误选择。我们到底还是避免不了片面思维。无论我们如何尝试跳脱片面思维的牢笼,我们也只能跳到下一级的牢笼,不过大一点,稍微全面一点而已。这需要我们无时不刻的提高自己的视野高度和知识储备,并时刻意识到自己想法的片面性,并尝试接纳他人的想法,保持客观的态度。

我们在和别人激烈争论的时候,即使某一刻我们意识到自己在某个环节搞错了,我们强大的自尊心也会使得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还会没完没了的找一些合理的理由为自己的错误辩解下去以求全身而退。能够平静的承认错误,体现着一个人的修养和见识。敢于否定自己,就给了自己更高的台阶。

这本书整理了很多常见的思维误区,有一个很好玩的例子让我印象颇深,原文是这样的:

“用吸烟的死亡率来劝人不要吸烟,比如吸烟的死亡率是 0·000055,这是一种最常见的劝人方式。第二种方法则更为生动一些,让吸烟者想象在每 18250 包烟中有一包是与众不同的:它里面装满了炸药,当吸烟者打开它时就会被炸死。我们绝对知道哪一个效果更好一一然而它们表达的却是一个同样的事实。”

哈哈倘若我的老爸没有戒掉烟瘾,不知道这个说辞能不能起到奇效呢。

当然这本书还有很多引人深思的观点,就不爱列出来了。很幸运这本书使我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心理学。没读市面上的一堆糟粕的心理学书籍,避免了一些弯路。此书不愧为心理学的经典入门书籍。有空我得让我父母读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