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级的孤独

2016.02.21

一个人走在昏黄的路灯下。

路灯下斜长的影子,渐远渐稀。

我想,假若以物理学家 (比如我) 所言,影子有虚质量,可以用虚数表示,那么在这个复数的时空里会不会有一个更完整的我,以第三人称审视着我和我的影子。

他,会思考么。

他,会寂寞么。

会羡慕这个在光辉里的我么。

我和我的影子,到底是谁书写了谁。

停下了脚步,望着同样停下脚步等待我的影子,我突然感受到了终极孤独。

这种孤独,是不是凌驾于天地之上。

想一想,是我来到了这个已经存在世界,还是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就是依赖我的感知而存在呢。

如果我不复存在,这个世界对我而言,没有了任何的意义,那么这个世界是否也伴随着我一起消失了呢。至少对于我而言,是。

那就足够了吧。

记得很久以前在知乎上看到一个答案,已忘了问题是什么。

这是一个关于反物质的理论。关于反物质的概念,简单说来就是由带正电荷的电子组成的物质,它们和现实世界中的物质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只是电荷的正负属性相反而已。可以想象宇宙里存在一个反物质构成的你,终于有一天和你本尊相逢了,你们激动地伸出右手深情相握,却在接触的一霎灰飞烟灭。并释放出比氢弹爆炸还巨大的能量。

一开始反物质只是狄拉克的数学假设而已,直到在实验室里真正制造出了反氢原子等反物质粒子。虽然存在时间极短,迅速泯灭,但是真实地验证了反物质在宇宙中的确存在。

后来,诺贝尔奖得主理查德 - 费曼提出了一个反物质猜想。他由麦克斯韦方程推导出两个解,发现在数学上,一个在时间中正向前进的负电子和一个在时间中逆行的正电子是一样的。换句话说,反物质不过是在时间中逆行,即从未来向过去前进的正物质而已。反物质和正物质的对消泯灭,实质上是正物质在时间轴上的突然掉头,回到过去的同时变成了反物质。(即 2 分钟前的反物质,在 1 分钟前和正物质对消,实质上是该正物质在 1 分钟前开始了时间上的逆行,变成了反物质。2 分钟前你看到的反物质就是在时间轴上逆行回去的这个正物质而已。)

更加震撼的理论如下,费曼由此解决了困扰物理学界多年的基本粒子问题:为何世间万物、大至星系、小到原子,都会展现出不同的属性,例如银河系和仙女星系、我和隔壁老王,氢原子和氧原子,没有完全相同的个体。但是在电子身上是个例外,世上没有“大电子”、“小电子”、“性感电子”、“高帅富电子”之说,组成宇宙万物的无穷多的电子,是一模一样的,找不出任何差异的。

费曼由自己的反物质假设完美地解释了这一困扰:因为从宇宙大爆炸的那一刻起,整个宇宙本来就只有一个电子。没错,全宇宙的庞大的空间、数不尽的星体和物质,其实都是这一个电子在不同时空的分身而已。它从大爆炸开始,在时间轴上正向前进,直到宇宙的末日,又掉头回去,变成正电子,在时间里逆行,逆行到了宇宙诞生之初。就这样永世无休止地循环下去,这个电子出现在了时间轴上的每一个点,出现在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在三维世界的我们看来,空间里布满了数不尽的电子,构成了世间万物。

从路灯下的我,阴影中的影子,到隔壁的老王,甚至到差点把我头发剪到秃的理发师,都只不过是那同一个电子正行逆行了无数次的分身而已。整个宇宙就这么一个电子,孤零零地从天地混沌走到宇宙毁灭,再倒回去重来,周而复始。

对于这个原子,这是怎样一直深沉的孤独呢。

影子望着我,惺惺相惜。

如果哪一天,快节奏的生活使我停止了深度思考,遗留在思维的浅层,没有时间感受这样的终极孤独,那也是很遗憾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