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en 与 Fantasy

2016.06.05

如果不是某个翻译脑子进水把 x-men 翻 x 战警的话,我应该更早看过这部电影。

战警这个意象在我脑海中就如红色警戒中苏军了动员兵差不多,就是那种拿着破步枪 biu~ 的战士。这种尬尴的意象显然阻止了我更早接触这个电影系列。至今我觉得 x-men 若翻译成 x 战队,x 团伙,x 人或者叉人,或许会更加信达。

所以我第一次看到接触到 x 战警,还是四年前高三的一节自习课上,那时同桌在拿他的 MP4 偷偷的放着 x 战警。

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印象往往是很深的,那时 Logan 在 Jean 掀起的天昏地暗的废墟上和她说 I love you 然后结束她生命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那时的我,肯定不知道几年后那段往事会被这篇博文提及。

就在高三的那个暑假,我刷完了 x 战警的整个系列。可以说,刚刷完的那几天满脑子都是各种酷炫超能力和电影里的大场面。

那时现实的失意,使得我在梦中会经常获得 mutant 的各种技能来体验主角光环。或许每个人都应该或多或少的想象过自己获得了某些超能力,比如瞬移,意念控物,时间定格,穿越时空等。是不是很酷炫。

反正这些超能力我都在梦里玩过。

前几天在地铁里时,角落的几面玻璃唤醒了我在梦中的一个片段,虽然模糊但却铺天盖地,竟在那里呆立良久。细思之下,如临深渊。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在梦中获得了 x 教授的能力而产生的后遗症呢。

When we were young, we used to have an aspiration for being the top class in the world, but with the time flying, we found we 终归是凡人 and began to resort to fantasy.

我想,这些 fantasy 终归是人类美好的情愫。为了这个世界,为了年少的渴望,为了弥补这个不能存档人生的遗憾。

而到如今,再看这一部 x 战警天启,却已不再有年少时看 x 战警时满满的主角技能代入感,而换之于上帝视角唏嘘人类幻想的最新成果。

用天启的话说, “extraordinary”.

宏大的场面,酷炫的特技,还有 Charles 和 Eric 的亘古不变相爱相杀.

如果给电影评个分,我就打个没必要,反正我看的是情怀。

这么多年,感谢这些 fantasy,使我在晚上脑力过剩睡不着觉的时候能有点东西慢慢回味。

Life is more beautiful, if only we still had the aspiration.

B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