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 A Nice Weekend

2017.05.25

劳资毕业了。

这篇文章,是借着酒意写的。今日喝了有生以来最多的酒。醉不醉我不晓得,但我肯定,清醒的时候肯定没这么多胡言乱语。

大学毕业,对于很多人是人生的路口,但对我来说,毕业的意义可能只剩下和同学坐在一张桌子上感叹蹉跎时光了吧。

毕竟,从大四开始的时候,我的大学生活或许就已经结束了。

因为,我再也不会每天早起去 606 占座,再也不会在无人的教室里一遍又一遍演练 Presentation,再也不会在晚自修结束后潇洒的漫步在星空下。

过去的一切,终归会沉积在漫漫记忆的尘埃中。

或许以后更多的场景是抱着电脑看文档写文档撸代码了吧。

经常回想,现在的自己真是对不起当年努力的自己。当年为了年轻的梦想暗自做了很多努力,到后来明白了当年很多努力都是徒劳的之后,怅然若失到自暴自弃。

于是在大三和大四,更多时候,明白了很多道理,知道了正确的方法,但就偏偏不那样做而已。因为懒。因为累觉不爱。

错过了很多,也终将错过。

在今日这毕业聚餐的晚上,在这欢乐与唏嘘声里,又藏着多少山川大海,诗与远方和穿越世界的旅行呢。

伴随着毕业聚餐的离别歌声中,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眼泪润湿了眼角,这是多少年没有的事情了啊。

你说,这觥筹交错之间,这晶莹闪耀玻璃杯的碰撞,是梦想破碎的声音吗。是年少时的意气风发,把酒临风,到如今对生活认了怂吗。

四年前的早上,借着朝阳第一次踏入苏大,到现在于毕业时乘着酒意在深夜恣意文字,这个世界和你和我又走过了多少起起落落。

这个巨变中的世界会感到疲惫吗。会羡慕这麻木的我吗。

碰巧近日,柯洁与 AlphaGo 的大战如火如荼,AI 时代悄然的变迁正无声的上演。想一想,智能手机用了十年就改变了中国年轻一代的生活习惯,在 AI,VR 等雪球滚过十年后,这个世界又会带领我们走向何方?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这四年,我和同学的话题也从大学有多神奇过渡到了来自考研,出国,工作和生活的压力。

我其实一直想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一直想避免成为一个无趣的人,一直害怕被贴上『成熟』的标签。毕竟我只是单纯喜欢给自己清晰的理想去追寻,但并不想让自己变成『现实主义』。

因为怕自己追不上这个世界有趣的速度,只好安慰自己:我需要孤独一些。

好像孤独就可以完美解释自己无趣这件事情一样。

所以我有时候很怕在未来的每一天都过着重复的生活,成为每天早上吃着并不好吃的『牛油果』的新中产。

倘若我现在能碰到以后因单调生活而傻出天际的我,我一定会和他划清界限。对他说:你站那儿别动啊,别过来。

想起一句话:『Have A Nice Weekend』

这句英文是在大二时,John 神在每周五上完课留下一堆 homework 之后,对我们满带笑容时说的话。而且会把 weekend 声音拖得很长,语气如同加长版的 cheers。

喜欢这句话,是因为喜欢这『玩世不恭』却又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哪怕明天是论文截稿,今天刚写完论文就中了 wannacry,照样换台电脑撸起袖子就是肝。

所以,每次很朋友分别,无论是不是周末,都会自然而然的说出这句话作道别。不知不觉,如在高中时候的『举重若轻』一样,这句话再大学生涯中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

然而,在今天之后,这个 weekend 可能会格外长。

惊喜不惊喜,刺激不刺激,意外不意外啊。

那么,周末愉快吧。